观察|从环保部长近期动态看环境治理新风向

更多>>

观察|从环保部长近期动态看环境治理新风向

 进入2016年的环保部改变了以往亮相的节奏,先是“两会”前陈部长主动邀约记者开吹风会,再到记者招待会上汇报履新一年的成绩,环保部正逐渐从被动的媒体监督主动走向聚光灯下。不过与2015年相比,今年环保话题的暖场却没有去年那么热闹,2015年作为环保新时代的“元年”,那一年有“史上最严《环保法》的出台”、“新环保部部长的上任”,还有刷爆朋友圈的《穹顶之下》。

 
虽然今年没有那么多事件的预热,但今年环保领域却偏偏显得比以往更加“暗潮涌动”,因为今年的背景实在宏大而特殊,因为有“新常态”、“供给侧结构性改革”和“经济下行压力趋紧”、“十三五规划开局”、“两个一百年目标”、“三期叠加”、“换届之年”、“中央环保督查”等一系列背景,这将注定今年的环保具有开辟新路线的历史使命。因此,对于环境治理究竟走向何处、如何协调环保和经济等经典问题,各方群体都在期待答案。也许,从部长们的活动中,能看出些线索。
 
红顶脱钩后显示杠杆作用
 
对于陈部长而言,环评的红顶脱钩,可谓是上任的第一把火,部属环评机构的脱钩如一剂猛药,要将环评作为源头治理重新回归本位。截止2015年底,环保部8家环评机构已全部脱钩,2016年底全国脱钩要完成,陈部长曾说:割自己的肉阻力大。从目前的进展来看,越是发达地区,脱钩进度越慢,随之而来的,则是将产业、总量、空间三条红线,把规划环评强势推到前台。事实上,项目环评和规划环评的分工,陈部长用意已十分明显,发挥源头环境约束的政策作用,将是未来环保由末端治理走向源头治理的必然选择。
 
当2016年各方都在猜想脱钩后的环评单位何去何从时,殊不知工程治理类公司和环境咨询类公司已在市场上悄悄牵手,中金环境收购中资华宇,博世科兼并广西环科院等一系列双方的联姻,势必会打造全生命周期的环境服务综合体,用环评带动环境工程的治理,量身打造服务方案,这恰好是信息时代的价值体现。
 
有机构预计,到2020年,环保产业(不含环境友好产品)产值将达到3.7万亿,其中环境咨询业的营业收入将达到1.3万亿,由环境咨询找到客户需求,再到引入环境服务方案,打包式服务的环境咨询业,其杠杆效用在逐渐变大。
 
三司成立与“土十条”破土而出
 
值得注意的是,两会期间疯传的“三司成立”最终也被证实,仅看环保部网站改版后的版面,便一目了然新的环境管理体制已然上马,变总量控制为按“水气土”管理,新的环境管理体制,彰显了条贯到底的执行力。
 
“土十条”也在千呼万唤中在5月的最后一天问世了,如同每一个呱呱坠地的婴儿,这份《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》一经公布,市场议论不一。与之前的“大气十条”或“水十条”出台不同,本次“土十条”的发布并没有如之前猜想那样,规定操作细则,在资金筹措和修复模式上语焉不详,文件更多透露的是时间表和目标感,具体措施恐怕还得市场本身摸索。
 
鉴于土壤环境标准和监测方法并不成熟,且土壤的环境问题直接和中国的“土地”资源联系,这就决定了土壤问题不仅仅是简单的环境问题,它甚至与中国的“土地财政”或“城市规划”相关。因此,选择什么样的商业模式解决土壤污染,不仅仅需要市场的思考,更多来自于政府部门更加深刻的转型。
 
各部长相继履新,首次人大汇报环境工作,排兵布阵进行时
 
环保部密集的人事任命上也可以嗅到治理转变的气味。从环保部发布的官方消息,仅4月一月就两度迎新,黄润秋和赵英民相继升任为副部长,自此一正四副的部长格局形成。与同期其他部委相比,环保部近日来的人事变动是最大的,足见中央对环保领域的重视。而认真翻看两位新副部长的履历,学者派和新理念派的形象跃然眼前。
在线客服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在线客服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